我和胖熊老总的真实故事

2013-4-28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我是同志,而他不是…我发疯一般的爱他,而他对我却只是……写他的时候,我必须放上一段优美的音乐,调整一下我乱乱的心绪,我不敢闭上眼睛,要不眼前都是他的影子,这段恋情注定了我经历的将是一段刻骨铭心苦恋,而今后仍将继续下去的单相思……

老李,我喜欢这样叫他,当然只有我们俩的时候,在以前的平时我是不敢这样称呼他的。他是我们集团的副总经理,一人之下几千人之上的实权人物,在我市也是呼风唤雨的。记得刚刚毕业分到这家单位,很是让人羡慕不已,刚到单位报到,就碰巧听到李总怎样怎样,当时也没往心里去,因为我什么都不懂,更何况这样的大人物,跟我根本就沾不上边,谁知道几天后当我见到他的时候,我记得我愣了很久,或者说是傻了很久.

十年了,我仍清楚的记得当时他穿着雪白的衬衫,笔挺的西裤,有点浅灰,黑色的皮鞋,很亮,给人的那种感觉就是从容,果敢,不怒而威,当时他也就是40几岁的样子,微胖的身材,1.75米的身高,他的……他的屁股圆而挺,都是恰到好处,那一刻我才明白什么叫做性感,就是从小腹扩散到全身,然后再打个冷战,然后就任何事都不想干了。他的身后也有几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却是如此的陪衬,那一夜我没有睡好。

而后我被分配到行政部作文员,打杂兼写点小材料,通知之类的东西,当时虽有万丈雄心,却不得施展,心里总是想我还年轻,年轻就是本钱吗?一天也快快乐乐的,更何况有我最最喜欢的李总,幸运的是我们在一层楼办公,我只能是偷偷看人家,李总的脸上总是很平和,不很张扬,但脾气挺大,我们单位的人都很怕他,又很敬重他,但我却很爱他,有几次我偷偷看他正好与他的目光相遇,心都快跳出来了,虽然我没说过几次话,但看的出他并不讨厌我,挺柔和的,但我现在想想他看谁其实都是一样的,不过是我自作多情罢了。

晚上睡觉时总是幻想李总和我一张床该有多好啊,脑海里全是他的脸,屁股和他胯下那硕大的一包……,很龌鹾。

每天我上班都很早,因为我知道他来得很早,从而制造一次偶遇,搭两句话也好啊。这么多年其实也就是屈指可数的几次,但我却乐此不疲,况且还能让他知道我是个上进的好青年呢。(多年后我喝酒时听他说你当时还挺勤快的,对你印象还不错,那像你现在这么皮?)

日子滑的很快,转眼两年过去了,我的写作水平说句实话没有提高,因为没有锻炼的机会,大型材料都是“大秘”、“二秘”,我只是个“小秘”,这是他后来封我的称号,还笑嘻嘻的没正形。有一次还真让我赶上了,而且大老板和他同时用我,因为大秘有病在家,二秘开会未归,于是小秘上场了,大老板要党务的总结,而李总要一个集团的历年经营状况方面的材料上报市里,和外商合作(李总主管经营)要得很急,我犯难了,我分得清大小王啊。于是先给大老板写了党务报告,结果可想而知,李总大发雷霆,说我分不清轻重,说我不能按时完成他交给的任务要开除我,恶狠狠的,现在想起来牙根还很痒,其实我也知道他是指桑骂槐,给一墙之隔的大老板听的,早就听说两人不和,人们都说大老板确实能力有限,只不过是“朝中有人”罢了。

但我是很委屈,低着头,不争气的眼泪啊啪嗒啪嗒落在地板上,他还背对着我站在窗前大吼大叫,完全没有看到我的表现,当他猛一回头,刚要继续,才发现我悲愤的表情,显然他没有想到我哭了,其实工作上的事我根本没有必要哭,只不过他不是别人,他可是我最爱的人啊。于是越想越委屈,越委屈越难过,眼泪好似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他显然没有思想准备,走过来离我很近,“怎么了?哭了?你看我也没说什么啊?(混球,都要开除我了,还没说什么)”“大小伙子了,还哭?”看我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几乎要贴在我脸上了,一只手轻轻拍拍我脸,小声说“都是李总不好,臭小子别哭了。啊?”他的手很暖,感觉很舒服,我也是头一次这么近的看他,头一次感到他慈祥的一面,如此让人着迷,给他个面子吧。看到我不哭了,李总笑了,“这才是好孩子嘛”。“我着急要那份材料,就算帮我好吗?”笑嘻嘻的样子真是好可爱啊,真想一把搂过来,让我亲个够。可惜我没有胆子,那样我就完了。“好吧”我说。下班了,我仍然在加班写他的破稿子,(听说市长正跟外商吃饭,饭后材料必须送到),楼里很静,我在电脑前很投入,多多美言几句也是对公司的贡献嘛。突然,我感觉后面好象有人,猛一回头,胳膊肘正好撞在那人身上,好象还是一团软软的东西上,随后我看见李总半弓着腰,(他等稿件等着急了,来看看进展)脸上痛苦的表情我就知道撞在命根子上了,我也傻了,看着他苦笑不得的样子,我一下伏在桌子上大笑起来,衣服阻挡了声音,我的肩膀只是一耸一耸的,然后,只觉得头上让人拍了一下,“你个死小子”,李总手捂着下体回办公室了,偷看他的背影,我开心极了,闭上眼睛回想那一肘,毕竟是我碰到了李总的命根子。又是一宿没睡好。

从那以后,不知为何我俩都感觉距离近了不少,看见他我会泯嘴一笑,他也会假装生气的瞪我一眼,我觉得幸福极了。真的感谢两位秘书,否则,我哪有机会接触到李总啊?随着他吩咐的稿件的增多,我们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多,我感觉到他笑的时候多了,有时我还能拉拉他的手撒娇,当然不是那种很恶心的那种,否则李总不会接受我的。他喜欢带我去开会,因为记录笔记我很拿手,他也觉得我很和手,另外的原因就是他很喜欢我,但不是我需要的那种,这么多年我没有出去乱找,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他,让我有幻想,让我发现这种男人是如此的让人着迷。

李总喜欢女人,这是我同他一起时的感受,那时他开着他的红旗车(现在已经是奥迪A4)了,拉着我去开会,(李总从来不喜别人开车,认为生命掌握在别人手中没有保障)顺着他的眼光,我会发现一个个艳丽的女人,有时还会扭头看,这时其实我已醋意浓浓了,就会提醒他,李总注意安全啊。他会笑嘻嘻的瞪我一眼,“你看那个女的,屁股真大。”我就小声嘟囔,“再大也没你的大”。他回头“你说什么?”我看窗外不说话。其实,李总在外跟别人在一起时很谨慎的,惟独跟我在一起时他会很放松,有时我坐副驾驶时,他会逗我,从档位上滑下来,摸摸我的手,“这要是一个真小蜜就好了”,我就说,您就当我是,不就完了吗?他迅速拿开手,“手这么粗,一点也不像。”然后冲我一乐,简直爱死个人。

李总还有个爱好,喜欢喝酒,估计一瓶高度白酒没问题。他有几个铁哥们,都是公司里的大手,财务部赵总会计师啦,分公司的王经理等都是当初公司的元老,一起创业时的铁杆。他会拉着我和他们一起喝酒,直到现在。我酒量也练出来了,再有就是年轻,敢喝。一般都是我们四个人喝,四瓶白酒,啤酒无数,酒桌上作对撕杀,喝高了也无所谓,拉住一个就唠,勾肩搭背,不过我大多是搂着李总,借着酒劲,说我喜欢他,还能亲个一两口,这种豆腐这些年没少吃,喝好了李总也不介意。俗话说:酒越喝越厚,钱越耍越薄。我们的感情也水涨船高,不过上班时间,李总从不含糊,在单位我一样怕他,下班后怎样都行,我佩服他就是佩服他这点。

让我俩感情升华还有一次,我们四个喝好了,王经理提议去找小姐乐乐,我不去,李总笑笑说:臭小子,跟我你还装?平时你比谁都色,(为了不暴露,嘴上很好女色,装过头了)走。没办法,我只好跟着。到了休闲中心,一人一个,由于那时公安抓的比较严,嫖不了了,只有按摩,所谓按摩,就是和你在床上你想怎样都行,就是不许“进入”。昏暗的灯光下,我看见我最爱的人搂着一个据说是金牌的小姐,纠缠不清,小姐的手伸进了李总的裤子里,他好象很陶醉的样子,我再也受不了了,我简直要疯了,但他丝毫没有察觉,依然在你哝我哝,当时我真想变成武松,杀了这对狗男女。

我一脚踢开躺在我身边的小姐,她没防备,直接爬在地上,哭了。我哈哈大笑,其他几个人同时一惊,我起身走了出去,都看见我狂笑,谁又看见我眼里的泪痕了呢?我出去截了一辆出租车,他们几个出乎意料动作都很快,我刚上车他们就都到了,关切的问我是不是喝多了?我看着车窗外,说没有。李总最后上车,(我们喝酒从不开车)在后排,疑惑的看着我,月光下他看到了我的眼泪,我俩都没有出声,车里很黑,那两个哥们正聊的热乎,我发觉李总的手握住了我的手,很用力,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又弄不准,他轻轻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低声说,都是哥哥不好,以后不来了。我心里很热乎,我俩的手握了一路,直到出租车司机打开前灯,我俩才像做贼似的分开。隐隐约约我觉得李总好象知道了我的性取向,我不敢抬头看他

从那次后很长一段时间,李总没带我去过那种场所,但我们的感情却继续加温,我最喜欢只有我们俩在车上,他开车时还是喜欢逗我,摸摸我手,掐我脸一下,甚至摸摸我的下面,我假装抵挡,心里却想李总你为何不****我呢?有时他摸我,我抓住他的手好象拒绝,其实是往那里按,每到这时,他会笑骂道:死小子,你干吗?然后我俩相视一笑。遇见他高兴时,我还在他的胯下抓上几把,他故意把腿劈的很开,让我充分接触,说实话我都要射了。不过看我没有放手的意思,他就打我手一下,笑骂道:还没完了呢?然后使劲瞪我一眼,我也不敢太造次。

其实我也试过他几回,如果他也是同志那我要谢天谢地了,可惜他真的不是。只不过感情太深已至于我对他做什么过火的事,他不很在意罢了。越是这样我越是爱他,发了疯一般。

说起调离工作,我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我总是预感到我对李总的感情要穿帮,因为有两次喝酒误事,给李总造成一定的麻烦,虽不致命,但我不能再这样下去,我不想也不能伤害他,我想到了调动工作,我和李总商量.

2002年的第一场雪后,好象真的是第一场雪,我记得天很冷,李总开着车跟我去找考公务员的书,他已经打听到5月招考公务员,还有将近四个月的时间看书,他吩咐我的上司借调我到他的办公室写一份大型材料,目的让我专心看书,每天李总很忙,多数时间不在办公室,回来看我在他的沙发上睡着了,就会把我叫醒。他一回来我就无法安心看书,他在办公桌前看报,有时还带上花镜,眼镜滑到鼻梁,那种神情简直叫人无法忍受,李总我真的爱你啊。我直勾勾的看他,其实他也知道我看他,故意不理我,我实在放肆,他就说“我脸上有花啊?看你的书”。然后假装生气。其实我在看书时,他也在看我,那种眼神是他看自己儿子时的神情。晚上有时让我跟他去吃饭,还喝酒,喝好了就跟我说我考不上,然后就说你别考了,把以前的话忘一干净。我知道他也舍不得我,然后就是我抓住他的手,你看我我看你,不说话,神色黯然。

终于到考试的日子了,前一天他很忙(第二天是周六),身边一堆人,都在他的办公室,屋外也有人,我躲出去,去办公大厅,一会他前乎后拥出来了,路过我时,没看我,一会给我打电话吧。他说。我下班刚回家,电话就响了,里面很吵,像是酒店,李总说:我明天早上接你吧。我说:不用了,明天早上五点半就的从家走了,太早了,谢谢李总。那边挂断了电话。我很矛盾,不知道我的决定是否正确,真的离开他我能不能行。

第二天一早,五点多了,收拾妥当,我不经意的往楼下一看,其实我多么希望他在啊。没有。下楼刚出楼门口,猛然看见李总的奥迪车开了过来,到跟前,看见李总睡眼惺忪,“昨晚喝多了,不晚吧?”作为领导,能为我这样的小人物起大早来接我(从他家到我家大概需40分钟,更何况今天他休息),我还能说什么?我强压住内心的狂澜,不动声色,“还不晚。”我说。

也不看他,坐到副驾驶位上,他很奇怪的看着我,想从我脸上看出点什么,我扑呲一笑,他马上坐直,右手在我头上拍了一下“你个死小子”。说实话,看见他我什么都不想考了,一辈子就这么看他,我都没有怨言。一路上我像一只快乐的鸟,说个不停,“今天你怎么了?不象你啊?”我用我是“考试兴奋型”的回应他。老家伙,我想什么你还不知道吗?我很甜蜜。“考完试到我家来吧。”考场离他家只有100米,很近。“好啊”。我很兴奋。上午两科发挥不错,中午随着人流走出考场,到他家楼下,很远就看他趴在楼上,显然在找我,我故意贴着墙走,让他看不见,上楼敲门,半天才开门,“我怎摸没看见你呢?刚才我看见有人先交卷了,下去接你,没接到,赶紧回来了……”。

他说了一堆我没听几句,只是愣愣的看着他,“干吗?傻了?没考好吗?下回再考没关系。”我只是问“嫂子在家吗?”“哦,她去逛街了。”我上前一把搂住他,在他脸上狂亲,“你个死小子。别让人看见了。”我就搂着他的后腰一起进屋,他说:“刚才等你时,真像等我小儿子”。然后笑嘻嘻的像占了很大的便宜。李总啊,你让我怎能不爱你啊?

李总家装修很考究,花鸟鱼一应具全,很气派,但在我眼里这一切并不重要,因为在家,李总只着一套线衣裤,红色的,非常性感,该凸的地方凸,该大的地方大,我再次搂住了他,“再闹我就不给你做饭了?”李总掰开我的手,又假装生气了。“好,好,不闹就不闹。”我只好作罢。看他下厨房,其实他都准备好了,看他熟练的炒菜,我又开始起腻,又调侃道:“是不是平时没人给你作饭啊?这么熟练,嫂子不关心你吗?用不用我关心关心啊?要不咱俩过,得了?”李总扭头瞪我,“找揍啊?”我走到他身后,丰满的屁股啊,我可太爱你了。我从背后再次搂住他的肚子,开始坚硬的下体,轻轻顶在他的屁股缝里,舒服极了,伏在他的身上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小兔崽子,菜都糊了。”他拿起手勺作势打我,我赖赖的伸着脖子,“你打,你打呀?”李总一笑,“真拿你没办法”。李总的饭菜做的很香,我回到正经状态,轻轻的碰他手一下,严肃的说:“老李,谢谢你”。然后用那种哀怨的眼神看他,“真要是能跟你过一辈子,让我少活二十年都行。”我说。想起老李的种种好,看着他厚实的脸庞,我心中的悲哀就会源源涌出,拉着他的手,靠在他的肩膀上,尽管温暖、安全、踏实,但是他不属于我,只是片刻的安慰,李总之所以任我胡来,只是不忍伤害我的感情,他做人不是无原则的一团和气,我想我在他眼中应该是朋友、兄弟、儿子、同事,然后有一点点小情人性质的综合体,很复杂;闹归闹,但不会越界,这也是我悲哀的源头。过一天是一天吧,何况老李给我无穷的幻想,万一哪天心血来潮成全我呢?我知道机会很小,但我仍将无怨无悔的坚持下去……

这也正是我们同志的悲哀啊。

记得在我考试前,白天在李总的办公室看书,晚上在培训班上课,晚上9点半才下课,我家远在市郊,我在市内有一处住房(李总给我解决的,对公司说我要结婚),很空,没什么东西,虽然有作饭的器具,但上完课很累更无心情作饭,都是一个人对付个面包方便面之类的东西,一天,我下课了,很饿,也很想他,实在不想回我自己的小窝去,就给李总打电话,是他家的住宅电话,快10点了,我想一定是睡着了,半天才接电话,很不耐烦,“谁呀?”听的出他睡的正香,好梦搅醒谁都会不高兴。“是我”。我说。“哦,干嘛?我都睡了。”“我还没吃饭,想找您吃点饭。”“自己吃吧。太晚了。”我们北方人冬天10点钟很少有人在外了。“好吧。”我想我的声音一定是楚楚可怜的,其实是冻的嘴都瓢了。我没有怨他,毕竟他也是有家的人啊,有老婆需要照顾。

寒风中,听着嘎吱的踩雪声,心更凉,我已经三十岁,成家吗?稳定了,但我对得起我自己吗?不结婚吗?家人的压力,朋友的劝导,我已顶不住了。就算不成家,我有爱人吗?一个想李总那样的人我去哪里找啊?有个算命先生曾说我“身闲心苦”,不幸言中吗?今生就这样了吗?……正胡思乱想时,我看见前面昏暗的路灯下,有个黑影,不会是打劫的吧?左右无人,怎么办?回家的必经之路啊,硬着头皮,拼了,反正活着也没意思。近了一点,那人好象背着手,东张西望,好象肚子挺大,老李吧?不可能。不骂我都不错了,妄想。可再离近一看,不是我的老李是谁?他穿的不多,好象只有一件羊毛衫,我紧跑两步到他跟前,“哎呀,李总,这么巧,散步哪?”李总好象嘴也冻瓢了“散你个头。”是笑非笑的表情,我一下扑到他怀里,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还是我哥哥好啊。”“小兔崽子,饿了吧?走吧,去我家吧。”“不好吧?”我说,“打搅嫂子休息多不好。”“少跟我装相吧。”他拍了我一下。

到了李总的家,好暖和啊。嫂子已经起来了,正在做饭,好香啊。“嫂子,真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麻烦什么?你一个人也没人照顾,以后晚上下课就到家里来。”嫂子是一个典型的传统贤妻良母,很厚道,就像老李。我为我可以与老李亲热的龌鹾心里深深自责。吃饱喝足,嫂子说:“太晚了,别回去了,你和你李哥一个床,我去隔壁睡,早点休息吧。”我冲着李总挤挤眼睛,李总瞪了我一眼,他知道我想什么。洗漱完毕,我先上床,打开电视,其实我哪有心思看电视啊?一会李总进屋了,脱去衣服,只着一件短裤,白色的三角裤,丰满十足,昏暗的灯光下,李总愈加显得迷人,在我身边躺下,赶紧盖上被,我笑嘻嘻的看着他,满眼都是欲望,他看看我,笑了,用鼻子笑,近乎呻吟的笑,其实如果在别人听来,会很慈祥,但我听完浑身都酥了,李总伸过手来,捧住我的脸,用大拇指掐了两把,“睡觉吧,不许闹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什么道德廉耻都不在了,眼前只剩下老李的可爱的脸庞和性感的身体,我一下冲进他的被窝,终于肌肤相亲了,我在他脸上脖子上一阵狂吻,老李的皮肤很光滑,他使劲往出推我,我俩暗中较劲,谁也不敢弄出声音,到底我没有他劲大,被推了出来,他眼睛瞪的很大,用手指着我,很生气,翻过身去,背对着我不理我。我讨了个没趣,只好唉声叹气,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凌晨我忽然醒了,是老李的鼾声把我打醒了,我屏住呼吸,把手伸进老李的被里,刚刚碰到他那个我梦寐以求的一包,鼾声立止,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马上收手,我知道他戒备很严,一会鼾声又起,眼看着爱人就在身边,却不能和他亲近,我不禁悲从心头起,看见他光滑的肩膀露在外面,我就是不甘心,轻轻躺在他的枕头上,闻着他身上特有的清香,但也许是汗味,反正我喜欢,我轻轻的吻着他的后背,鼾声又止,我知道他醒了,但我并没有停止,豁出去了,他没有回头,持续了足有十分钟,看他没有回头的意思,我只好作罢。

一会他起身上厕所,回来开始穿衣服,我知道机会没有了。吃过早饭,他开车拉着我去公司,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他不时用眼睛余光扫我,我装作赌气不知,快到公司了,他忽然冒出一句:“昨晚上感觉后背很痒,是不是生虱子了?”然后又用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神看我,我的爱人啊,你让我怎么办啊?

日子在一天天过去,尽管和他一起的时候我会很快乐,很充实,但静下来仔细一想,什么都解决不了,我俩所谓精神恋尽管高尚,但我未能免俗,我是有血肉的人,我还是会选择性,可能当人绝望时会饮鸠止渴,终于我认识了一个圈子里的人,是个政府工作人员,可能是个官员,长相还可以,但是老手,狡猾有余,还是双性,作过之后,味道并不好,终未长久,让我感觉到这个圈子里的好人不很多,这次经历使我愈加想念我的老李,想起他的关怀,想起他的醇厚,就象酒,尽管喝不到但闻一闻都是好的。

其实李总在我做的很过分时,也呲责过我,很凶,也让我有无地自容的感觉,只不过多是在他心情不好时,过后一切照旧。自从那次小姐事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过那类场所,但是李总心里却总是惦记着到河边走走,把鞋弄湿。开始只是说让我陪他去洗澡,我可是受宠若惊,因为他老伴说过老李从不和任何人一起洗澡。至于为什么不太清楚,他老伴笑着说是他怕别人看。难道他不怕我看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每当我俩一进包房,他就会遭到我的第一轮轰炸,当我淫邪的看他时,他会用手捂住下体,其不知更加的性感,有时我过分的将脚放在他的下体,轻轻的揉搓,他只会说别弄别弄,一脸的无奈。到桑那室我的第二轮攻击开始,我会耍无赖,厚着脸皮要摸他,他不让,我就死磨硬泡,最后经不住我苦苦哀求,他挪开手巾,闭上眼睛,任我轻轻的抚摩他的下体,好象并不像夏天隔着裤子看到的一大坨雄伟,但也不小啊。看着老李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羞涩,即使在桑那室里,我也感到他脸红了,好象真有心中一荡的感觉,我就像一个十足的恶霸调戏良家妇女,我可真不是人。可他要找小姐就要付出代价。因为洗完的节目就是找小姐,还必须我陪他,我是多么无奈啊,看着心爱的人和小姐粘粘呼呼,而且我还必须找一个小姐陪他,否则他会说大哥不能只图自己舒服,冷落了兄弟。我是多么矛盾啊?一方面我想看他的身体与他亲热,另一方面还必须忍受爱人“红杏出墙”的酸楚。

其实他也明白其中原由,于是每次从洗浴中心出来,都会请我吃饭,好象作为一种安慰吧。每次我都会说哥哥以后找小姐自己来吧,别让我陪了,我受不了。可是每次我又禁不住诱惑陪他去。他总说哥哥就这点爱好,你就陪陪我吧,别人我信不着。我只好就范。

除了这点爱好,老李对我真是没的说,各个方面都很关心,经过他的努力,我顺利考上了公务员,听说是找副市长过话了,但他没跟我说,只是说你小子得请我吃饭,我问为什么,他说你别问,以后再告诉你,老李就是这样的人,他真心喜欢的人不会图报,我也真就实在,竟然请他吃了烤羊肉串,烤的黑黢黢的,他还津津有味地说很久没吃过这种东西了。我俩喝了不少酒,他说感觉很好。是啊,多少次李总为了和我相聚,放弃了与达官贵人吃山珍海味,宁愿和我进最肮脏的小吃部,还乐此不疲,拿他的话说“一群酒囊饭袋,那有我的小x好啊。”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感觉老李喜欢看我,很柔和,很纯净的那种。我心里更是乱七八糟的了。他跟我说儿子在深圳发展的很好,要接他们老两口过去,问我好不好,我说好啊,退休就过去吧,还有三四年时间。他说我现在就不想干了,太累了。我理解老李的处境,退休未必不是件好事,再说南方气候好,他气管不好,正好养养。我说不过从领导岗位下来,落差可大啊,能受得了吗?老李淡淡一笑,那个倒是小意思,反倒是最舍不下的就是你啊。我不敢看他,只是轻轻搭在他的手上,谁也不说话,他若有所思,忽然一抬头,要不和我一起去深圳吧?我苦笑,我算是什么啊?别闹了老李,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他叹了一口气,又一抬头,那我也不去了,退休以后再说。我心花怒放啊,好啊。我们干了这杯。隐约我看到老李脸上的无奈,只是一闪而过。他也舍不下深圳的儿子啊。两难了。

吃过饭,他送我回家,我记得那天雪片很大,不很冷,很浪漫的那种,我把手伸进他的衣兜,和他的手握在一起,很温暖,多么希望回家之路永无尽头啊。他忽然说,我死了你会不会难过?我笑嘻嘻的说,如果你死了,每到祭日,我就去你的坟上,带两瓶小烧,蹲在你的坟前,你一口我一口。老李也笑了,作了个仰脖喝自来水的动作,我在地下就这么接着。开始我俩都笑了,笑着笑着,脸上的表情渐渐凝固,谁也都不说话了。半晌,我说,你要真死,如不嫌弃,就死在我怀里,死前我会小声的跟你说:“老哥哥,别怕,用不了多久弟弟就过去陪你,到地下咱们再接着喝……。”再看老李早已是泪雨滂沱了。

那一夜我永远都忘不了。老李,今生我们没有夫妻缘分,我不在意,现在这种感情我已经够了,记在心底.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