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的同志小说:泣血老少恋

2013-2-19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一)

喜欢一个人很简单,往往就在相遇时那不经意的一次回眸。

——文白手记

两年前我从北京来到了重庆,记得那时秋意正浓,丝丝愁怨的细雨带着淡淡的清凉。

工作在从北京辞职前就已经定好了,所以一到重庆就开始了新的工作。白天坐在28楼的办公室,我喜欢从窗户向远方眺望,那里有不少新建的和正在建的高楼,还有一条静静流淌的长江——像一条黄色的绸带,扭动出一江的温柔。

都说重庆是山城,也有人叫做雾都,我却更愿意称其为水城。长江和嘉陵江由西向东弯曲着淌过这座城市,然后相汇于朝天门,再一起流向大海。这是一个水的城市,一个有着丰富历史文化沉淀的城市,也是一个充满爱的故事的城市。

重庆是我一个全新生活的开始,领导是新的,同事是新的,就连办公用的桌子和桌上的那一台电脑也都是为了我的到来而新添的。平日里大家也都愿和我这个新来的同事一起聊天,还轮流着请我吃重庆各种特色小吃,他们的热情让我很是感动。但我的情绪却总也提不起来,时常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我那间小办公室莫名其妙的想着一些事情。感觉着精神上的空虚,于是就愈发觉得陌生生活的单调与无聊。

要说起我离开北京,其实是因为一个人。一位我曾经以为可以用一生的热情相爱的老教授(以后简称吴教授),他是教我企业管理的老师,正是他带我走上了一条恋老的不归之路,记得那是在大二下学期的一个周末,他打电话让我到他家吃饭,于是我就去了,那时他还只是我心目中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一位关心学生的好师长。他请我吃饭也不是第一次,只是这是第一次到他家里。他的儿子在德国柏林经营着一家不小的中餐馆,前两年他的老伴也过去帮着打点生意去了,宽大的三居室就他一个人居住。

没有想到的是,一进他家门我就看到桌上放着一盒燃着蜡烛的蛋糕,音响里正放着“生日快乐”的音乐,吴教授站在桌前望着我微笑:文白,祝你生日快乐!

那一刻我很是为他还记着我的生日(而我自己却已忘记)而感动,于是我流下激动的泪水,从不喝酒的我那晚陪着他喝了两大杯的绍兴花雕。见我醉了,吴教授就让我住在他家,还扶着我睡到了他那张松软的大床之上。

恍惚中,一个光着身子的人压在了我的身上,一张嘴轻吻着我全身,后来就一口包住了我的**,我清醒过来,知道是吴教授,想推开他,但又怕反而更加尴尬,于是就装着沉睡的样子不动,直到最后我激情的喷射……这让我感到了无与伦比的快感。

就这样我和他相爱了,而且是爱得死去活来,山誓海盟,石烂海枯。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我爱上他正是因为第一次那让我难以忘怀的快感,这种快感让我无法自拨,在他的带引下,我成了同性恋老队伍中真正的一员,只是那时我还不懂。

我毕业后在北京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并一直和他保持着这种同性关系,憧憬着我和他美好的未来。但越到后来我越发现他开始疏远我,经常电话中说他很忙,没有时间和我见面,开始我信了他,直到在一个星期天我提着水果到他在学校的住处去看他,走到他门前,明明听到他家里有电视的声音和两人说话的声音,但敲门却总是没有人开,直到后来电视关了,人声没了。那天我伤心的把一袋水果扔进了楼下的垃圾箱,然后回到家睡了一天一夜。

我忽然有了一种被人玩弄的感觉。仿佛连屋子里的空气都在不尽的嘲笑我。一腔真情被无情的拒之门外,就像是鲜花遇到了火,我的生活一下失去了色彩。

有时候天堂和地狱就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的距离却足以破坏整个人的意志和灵魂,我在痛苦中流泪,我渴望着接到他道歉的电话,但是没有。

后来我想明白了,像吴教授那样的风采老人,整天又生活在众多的年轻帅小伙堆中,他其实早把我扔在一边了,我只不过是他生命中一个匆匆的过客,以前他对我所说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得到我而精心编织的谎言。于是我想到要离开北京这个让我伤心的城市,要逃避一切伤害,然后重新生活。就这样,我放弃了在北京那份让很多人羡慕的工作来到了重庆。我想要在这里再次焕发我生命的激情,创造出一片自己的天空。

平时走在重庆的大街小道上,总会有不少漂亮老头从身边走过。而我也只是以欣赏的眼光多看两眼,爱过一个人,受过一次伤,我不想再次陷入所谓老少真情的陷阱。我认为美好的爱情都只能是出自于作家之手,电视上可以看到,小说中可以读到,但生活中却无法找到。

空虚孤独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但好在心中的伤痛也在一天天的淡去。我开始爱上了重庆这座城市,爱上了重庆这里热情好客的人们,爱上了公司这个和睦的大家庭,我的工作成绩也得到了老总的认可和一再表扬。

我的新老总姓陈,四十不到,毕业于国内最知名的大学,后来又在美国ⅩⅩ知名学府深造了MBA,回到重庆后就开始了她的创业之路,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就把一个小公司发展成了在重庆同行业首屈一指的品牌性企业,业务涉及建筑、装修和物业管理。她成了在重庆商界公认的女强人,能到她公司工作是我的荣幸,公司能有她这样的老总,也势必会越做越大,越做越强。

一个周末的上午,正在家睡懒觉的我被陈总的电话惊醒,她让我赶紧到观音桥的世纪金源大饭店去帮她陪一位刚从北京飞过来的客户,说有我这个“北京通”帮忙谈判,可能会对这笔业务有所帮助。之前我已对这个北京来的张总有所了解,他决定要在重庆开一家高档的休闲会所,其中包括老北京风味的茶馆和北京风味的饮食馆,这次来是为了找一家有实力的项目合作伙伴。

记得一位国内的商业大师说过一句话:要想成为一名商人,首先就得学会吃喝嫖赌。以前我很是反感,但进入到社会之后,我才算真正明白了这句话的真谛。这就是国情。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