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的内裤

2014-4-4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孽缘 01

这是一座历经岁月洗礼的古城。古老班驳的城墙象一位历尽沧桑痴心不改的老妇人孤独的矗立在这里近3000年,仍然翘首等待著自己的爱人。蜿蜒曲折的护城河好象就是这位老妇人流下的眼泪,日积月累,汇流成河,静静的环绕在城墙脚下,日夜不息的流淌著,仿佛无声的诉说著老妇人近3000年的心酸与相思。

这也是一座文化积淀相当深厚的古城。仿佛随处一锹挖下去,就能挖出许许多多风花雪月金戈铁马的故事来。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的春天都要早一些。刚刚进入三月,金灿灿的如缎子般的油菜花就把这个垂暮的古城打扮得格外性感。城墙脚下的桃花梨花杏子花争奇斗艳,竟相向古城炫耀著自己的芳香与艳丽,象一群献媚邀宠的宫女翩翩起舞著。

云飞一个人坐在城墙下的一个石椅上,闷闷的抽著烟,仿佛这一切美景都与他无关。这个春天,好象注定了要在云飞身上发生一段不同寻常的故事

云飞今年刚刚30岁。三年前,云飞从远在山东的部队调到这个古城的军分区工作,现在在军分区司令部分管民兵预备役工作。常年的军旅生活,锻造了云飞一副强健的体魄。他高高的个子,宽宽的肩膀,细细的腰身,两条粗壮修长的大腿,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逼人的张力。

读初中的时候,云飞就发现了自己和别人的不同。别的男同学谈到女生就眉飞色舞,而他却无动于衷。上体育课的时候,别的男同学的眼楮都象饿狼一样的盯著女生那一突一突的胸部,而他的眼楮却死死盯著体育老师裆部那鼓鼓的大包,搞得自己大气都不敢出。那些日子里,睡觉上课甚至吃饭,他都不由自主的想起体育老师那鼓鼓的大包,一想就是半个钟头,象中了邪一样。

有一回下午学校举行篮球友谊赛,老师代表队打医院代表队。他早早的就守侯在了篮球场边,因为他可以看见体育老师穿著背心短裤在场上奔驰,那好象是他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条件艰苦,不象现在有专门的比赛服装。老师医生们外套裤子一脱,穿著内裤就开始比赛。那时候中国内地还没有三角内裤,男人们无论大小老少都是清一色的四角平口内裤。现在想起来,老师医生们的穿著就象联合国门前的万国国旗,五颜六色,各种各样。有穿蓝背心蓝短裤的,有穿白背心白短裤的,有穿红背心红短裤的,有穿黄背心黄短裤的,还有上身光著膀子**只穿一件家里女人自做的碎花短裤的┅┅

云飞最喜欢看体育老师穿那套红背心白短裤。那件洗得泛白的红背心上印著个大大的八一和红五星,这样的背心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拥有的,只能是当过兵的人才会有一件。所以那个时候男人们能够拥有一件这样的背心那是非常光荣和骄傲的事情,用今天的话讲那就叫一个酷毙了。那又窄又小的白短裤紧紧的套在体育老师结实翘起的臀部上,裆部那个鼓鼓的大包好像随时都会有涨裂出来的危险。

每次看到这些,云飞都会呼吸急促,手心冒汗,仿佛一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似的。

孽缘 02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体育老师还是穿着那件洗得泛白的红背心上场了。体育老师当时大概40多岁,高高瘦瘦的身材,一脸络腮胡子。奔跑,跳跃,投篮,拦截,随着体育老师在篮球场上的一招一式,体育老师裤裆的那个大包包一甩一甩的,象条活蹦乱跳的大鱼,随时随地都有跳出来的危险。云飞的眼睛直了!眼珠子似乎要从眼眶中掉出来似的。

而此时,不光体育老师裤裆的那个大包包在球场上甩来甩去,其他队员的裆部也随着比赛节奏的加快都在大幅度的荡来荡去,真是满园**关不住!而体育老师似乎也察觉到许多女老师女同学女观众的眼睛在盯着自己裤裆的那个特大包包,便有意放慢了动作,有时甚至故意弓着身子,让那个特大包包不至于太凸出。在那个黑白颠倒的年代里,男人的那个东西是不能太大的,否则就意味着流氓和无耻。可是,由于运动量大,很快体育老师全身就汗湿了。那又窄又紧的白短裤本来就很薄,现在又汗湿了,短裤里面的一切立刻就原形毕露了!

云飞用手捂着快要跳出来的心脏,眼睛死死盯着那根汗湿后原形毕露的“大黄瓜”,感觉好象全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全场观众的眼睛都看见了体育老师“大黄瓜”,云飞脸唰的红了,象自己的心事被人发现似的,急急忙忙逃也似的离开了。

从那以后,云飞再也不敢正眼看体育老师一眼,而对体育老师裤裆的着迷却越来越深。到后来,不光是体育老师,其他老师,其他成年男人的裤裆都会引起云飞密切的关注。他甚至利用星期天整天的时间去县车站和集贸市场的公厕里蹲守,欣赏了无数个男人裤裆里的春天。黑的白的,长的短的,粗的细的,老的少的,大的小的,包头的,不包头的,半包不包的,似包非包的,前粗后细的,前细后粗的,前后一般粗细的,真是千姿百态,形态各异。

那时候的云飞不敢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任何人,同时陷入到深深的迷惑和内心挣扎的痛苦之中,他为自己的不同感到羞耻,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罪责,他以为自己病了,而且病的很严重很严重。

上大学后,在学校图书馆里,云飞在书库里终于查到了自己的病情,云飞终于知道了原来在国外早已经有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的情况不是病,只是基因不同而已,是从娘肚子里就带出来的。专家的这句话让云飞彻底放了心:其实每个人都是正常或不正常的,就象有的人习惯用右手,而有的人习惯用左手。

云飞现在的苦闷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爱上了自己的老岳父!

其实算起来和岳父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云飞已经和岳父相识相处快5年了。5年中,两人相处基本融洽,波澜不惊。云飞和岳父的第一次见面,应该是5年前在古城军分区的办公大楼门口。那天,云飞去军分区跑自己调动的事情,他不知道军分区的司令部在哪里,刚好看见一个老人过来,就跑过去询问。老头很热情的给云飞做了指引,云飞也很感激老人的帮助,特地记住了老人那张棱角分明刮的铁青的脸。

云飞万万没有想到,一年之后,这张棱角分明刮得铁青的脸竟然做了自己的岳父!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