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茶马

2014-2-23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去了一趟云南,刚回来,有感而作。

只想写成短篇,希望不占太多精力,等军区大院的大家不要怪我,实在有灵感就想写,压不住……让我过过瘾吧。大院也会同步更新的。

第一次写少数民族题材,没底,最不擅长写短篇,觉得情节难以拉开。套路也很传统,所以这篇估计不会好看,尝试一下吧。

这篇文主题歌:印象丽江《回家》 为这首歌写了这篇文。在雪山下第一次听到它,竟然泪如雨下。自然和生命的力量,让人震撼。

文案:玉龙雪山,茶马古道。

这里生活着一个古老的族群,纳西。

三朵是他们的守护神,殉情是纳西人对爱情的忠贞。这里是殉情之都,通往极乐的玉龙第三国。

来自上海的空哥向东,在丽江邂逅了纳西男子阿布乌然。在那个鲜花盛开的月夜下的纳西古宅,他背着行囊,撞进了古老雪山下的爱情。

在玉龙脚下的高岗上,在马帮铃急的茶马古道上,那个发着尖利的唿哨,纵马飞驰而来的男子,湖泊般的眼睛和野性的面庞,让向东的生命,从此烙上雪山神的咒印。

为情,而殉;为爱,而逐。

站在这里的 我们 清澈 通体透明 目光纯净把你的双手交叉 放在额头 让你的目光遂远 向著天的方向在这个神奇的地方 它给予我们想要的快乐将你的愿望 留在这盛满五谷的香炉 留在丽江

——印象丽江·回家

向东走出低矮的客栈门,烦躁地四处望了望。

他背着厚重的户外包,站在这家网上预订的丽江客栈前,失望。网上看图片很有当地风情,可来了一看,里面全不是那么回事儿,现代化的装修和西式欧美范,这些他在上海腻透了的调调儿,要跑几千公里到这儿来看?

向东出了各种酒吧吵吵嚷嚷的丽江古城,伸手就招了辆出租。

“去束河!”

束河古镇距离丽江大研古城不远,打车只要十几分钟。

束河也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历史古老的重镇,比起已经太商业化的大研,还保留有纳西族人的原始风貌。

进了夜幕下清净的束河,向东才找到点感觉。

垂柳下的青石板路,映射着月光汩汩而下的山泉水,向东顺着水流直走进古镇深处,一直走到山边。

这座山叫聚宝山,在山周,是纳西族人的古民居。前面开发的客栈店街大多都是外地人所开,只有这一带,才是束河古镇当地纳西人的聚居地。

向东走进空无一人的静谧古街,打算找一户当地人家投宿。

他走到一家半开着院门的民居前。

“有人吗?”

向东敲了敲那扇开着的门,看见里面的灯光,没人答话。

他等了会儿,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有人吗?”向东又问了一声。

清幽的月光洒满了小院,角落不知名的鲜花盛开,纳西老宅二层木楼的木质门头下,悬挂着一串木头的鱼纹串饰。在圆月的背影下,神秘而古老的剪影,在夜风中微微摇晃。

向东被这景象吸引了,正出神地看,听到后院传来水声。

向东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

向东刚要张口,就定住了。

月色下,一个赤裸的男人站在院中,泼水而下。

湿透的长发披散在他背上,水珠滚过他紧实的脊背,精壮的腰肢下是个饱满结实的臀部,毫无遮挡地暴露着。雪白的月光笼着这个男人,他弯腰舀水,黝黑的肌肉随着动作滚动,鼓起的背肌和有力的臀,在明灭的光影里,反射着湿润晶亮的水光。

“哗”的一声,他仰头又泼下一盆水,急速滚落的水流流过块垒分明的身躯,笔直的长腿,汇聚在他脚边流淌。

“……”向东一动不动地看着。

男人忽然回过头来。

向东猝不及防,对上他笔直的视线。

“干什么?”

生硬的普通话,发音很不标准。男人边问,边向向东转过了身。

“……我……”向东气息一紧,目光不受控制地移向这个男人坦荡而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他眼前的**。

“……我是……我是来住客栈的”

向东镇定了一下,回答,克制着收回了视线,喉咙一阵发干。

男人打量着他,没再说话,套起裤子,系上了腰带。

看到他的脸,向东才发现他非常年轻,二十岁上下,还是个少年。

二楼窗口有个女人的声音喊了一嗓子,露出了一张中年的纳西女人的脸,男人用向东听不懂的纳西语回答了什么,那女人下楼来了。

“客栈在前面。”

男人转向向东,用发音不准的汉语说。他拿起地上的盆,赤裸着上身进了小院深处。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