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村长我掰弯

2014-3-10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1;初秋的晚上已不太热,送走了几位来看望的叔伯后,刘化也走出了村长的房间,看看满天的星星,来到自家破旧的院子里。坐在石登上禁不住又一次掉下了眼泪…… !

二年多没回生养自己的小村了,上次回来还是身强力壮的村长老伯,没想到现在已是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只怪自己怎么不早点回来,难道工作忙就是自己的理由?这次不是几次的电话催促,不是妻子的再三要求,在拖下去恐怕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刘化自小家庭很贫苦,村长老伯是他这生中最亲对他帮助最大的人。眼看着就要离开人世,他怎能不伤心呢!望着老伯灯火通明的家。看着妻儿和老伯的家人在说着什么话,年轻时的往 事清晰的浮现在自己的脑海……

20年前,十八岁的刘化一年中失去双亲。成绩很好的他不得不里开学校。要照顾即将60岁的奶奶,要应付乡下一些人情世故。要管理刚刚分给家里几亩土地……这对一个本来就很弱小内向的刘化来说是何等的艰难。那时一些难事大事都是作邻居的村长帮助。他和村长时同姓,住的房子是并列在一起的,那是乡下很落后,家家户户几乎都没有院墙,邻居的院子都是相通的,所以他有事没事总爱到村长家……

村长刘春林是参加过朝鲜战争的退伍军人,50多岁,高高的身材很结实。也很英俊。在村里很有威望,因为他儿子在省城工作,所以就连乡干部见了他也会礼让几分。村里遇到什么事只要他出面就能解决。刘化很敬重他。大概因为是本家邻居的关系上,他对刘化家也很好。夏天的晚上他们经常在门前的大树下乘凉睡觉。农村人夏天都是很多大人孩子一起在外面成凉睡觉的。听着男人门一起说着荤笑话,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但一个人的时候自己总是想着那些荤笑话做几次**……

2;有次晚上,天很凉了,刘化在自家的院子里想心思,无意中看到村长住的房间有一闪一闪的亮光。他有种预感和好奇,轻轻来到村长家的窗前。他的预感是对的。他看到高大的村长光着身子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明一闪的正和老婆干着那事乡下的屋子的窗子都是木格的,所以看的很清楚。但让他不敢相信的是他没敢想象过的,他知道男女在一起做那事应该怎么作,他毕竟是成年人了。但他那很尊敬的村长,不象人们想的那样做,而是站在床边,把粗大的JJ不停的向老婆的嘴里插……他趴在窗边一动也不敢动。心砰砰地跳个不停。

"好吃吗"?村长不停的问老婆。

"你的那么大。把嘴都涨痛了".他老婆使劲地扭头吐出他那明亮的东西说。

村长的那东西很大,这个刘化是知道的,夏天村子里很多男人一起在河里洗澡,大家都看过的,村子里谁的大小基本上都知道。村长的那东西是全村男人中最大的,这点也是大家公认的。

村长划着了火柴。点上了煤油等,屋里顿时明亮起来。刘化清楚地看到,村长明亮的大**就象一个斜切了的大半个鸡蛋。蓬乱的毛毛中竖立的JJ足足有七八寸长。

村长回身把老婆的白*拉到窗沿上。翘起老婆的大腿,那根昂首挺胸的大东西一下就全**了女人的阴-户中。他女人呀呀的呻吟。他也啊啊的用着力气,有力的*快速的撞击着女人的腹部,把个木床搞的吱嘎吱嘎的大响。刘化浑身燥热,伸手摸摸自己的挡部,早已湿湿一片了……

刘化自那次看到村长和老婆的一次那事之后,心里对性的渴望越来越大。而莫名其妙的是心理总想着村长的那根粗大的东西。那次的第二天,他们还是象以前一样的大家各自端着饭碗来到门前的老槐树下吃饭说笑。很多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笑。刘化看村长第一眼时自己就先红了脸,听着别人的说笑,自己只顾埋头吃饭,但眼睛不住地扫向村长挡部那大大的一团。村长当然不知到他的心思,还是小化小化地和他说着话。那时他根本不懂什么是同性恋,心理只是希望和老村长亲近,毕竟有很多事情老村长象父亲一样地照顾他。每到晚上,刘化就不自主的站在自家的院里看着村长屋里的动静,要是认定了村长俩口子在干那事,他总轻手轻脚地来到村长的窗前,趴在窗户边看到他们作完,每次看后他都要手X几次。这样的日子一直有二年多。这中间他看的次数自己也说不清,村长的身体很棒,那种事作的也是花样百出。可以说他没和女人有过那事,但他要是做起来也会和村长一样的内行了,这是他二年来的最大收获。

刘化当时有20岁多点,那时乡下20岁都有对象,有的已准备结婚了,只因他家里很穷,又没父母,还有一个60多的老奶奶要人照顾,所以刘化还没有找到对象,他身体虽然有点文弱,但性欲也是很强的,基本上每天都要**,每次都是想着村长夫妻干事的场面或是想着村长的那根大东西,想着村长JJ放在老婆口中时的那种舒坦,很不得自己的JJ也放进人的嘴里,想着村长老婆又舔又咬村长那大东西时的快乐,很不能自己也去舔吃那粗大的JJ.想着村长那根粗大的东西插进老婆阴中那种拼命冲撞的尽头,很不得自己也能**人的肉体。。。。。。想着想着自家就越来越快,就会射出很多白白的**。要不是有一次让村长发现,也许就没有连他自己也不敢多想的以后的事情了。。。。。

3;那次的事情是刘化这生最难看最难忘的。时值末春,天已经很热了,村长的儿子一家从省城回来几天了,因为他们两家是邻居,又是本家同姓,刘化喊他大哥,大哥也买了很多的东西来看了刘化的奶奶。     今天他们要回省城了,所以刘化上午就去镇上买点菜,午饭就喊大哥一家和村长一起吃饭,乡下人很热情,     不论菜有多少,酒一定要多喝点的,一家人很开心,醉熏熏的刘化和村长送走大哥一家离开村子后就没法走回家里,搂住村头的柳树大吐不止。好在离家不远,村长只好半抱半拖的将他弄回去。天很热了,村长只穿背心,刘化眯糊糊糊的把村长的腰搂的很紧。

"大伯,我没醉". "没醉没醉,回去多喝点水,睡一觉就好了".村长说。      刘化身体很瘦弱,高大的村长抱他就象抱个孩子。村长有一米八,他只有一米六八,村长180斤,他也就是100斤多不到那里去,所以进院子的时候村长很轻松地就拖抱起他向屋里走,刘化虽然醉了,但他心里很清醒,他明显的感到,村长那包大大的暖暖的东西碰着自己的*,他紧搂着村长,当村长把他放到窗上时他还是一只手拉住村长的手不愿放开。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