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牙医男友

2014-4-4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第一章  初识

自从大二我的智齿开始冒尖就一直困扰我到现在,刚开始还可以忍得住,最近发炎郁闷的我都要发飙了。每每发炎的时候发誓炎症消下去一定一颗一颗的拔掉,一旦好了就又怕拔牙齿的疼。在网上搜索一下拔智齿的资讯,各个都呼天抢地滴说疼,说可怕,搞得我从内心放弃拔牙这件事情。

有天和一个朋友吃饭,带来了个小护士。一听说是护士,那群畜生立马本性全露,谄媚讨好的去巴结她,难道制服如此的诱惑?本人是没有制服控滴,再加上对女生兴趣不大,正好又坐在我旁边,就和那护士(为了便于称呼便起名叫张三吧)轻松的聊天,顺便抱怨了我的智齿问题。张三劝我还是拔掉,她说不发炎留着也无妨,倘若周而复始的发炎拔掉也未尝不可。末了互留了电话,让她介绍好牙医给我,约好了时间我去拔牙。

张三办事倒是挺有效率的,没过几天便给我了电话,说周四下午过去,号也不用挂了,直接找李四(很显然,这也是便于称呼)。午间吃了饭还赶紧的洗口,吃喉糖,我不想别人看我口腔一牙的食物残渣,一口的味道,让牙医躺在在那里羞辱,我可丢不起那个人。忐忑不安的找到了李四,本以为是年纪大的老医生,谁知道是个年轻的小医生,看不清样子,只留着一双精明的眼睛在口罩外,发型也看不见,生怕是露了头发似的,用口罩带系着帽子,包裹着那个严实!西裤,黑袜,系带皮鞋!很优秀!很有品位么!

自报姓名,称是张三朋友,扯扯关系,像我们做销售的随便嘴嘴也都像那回事,尽管和张三也就那么一餐饭之缘。李四让我躺椅子上,仔细的用棉签拨弄我的四颗智齿,一旁的护士都忍不住幸灾乐祸的说,嘿嘿!四颗都出来!不过只有一颗是歪的,其他都蛮好。李四点头示意,说今天给你拔这颗,过几周再来这颗,然后再这颗,最后这颗歪的,要拍片子,等什么时候病人少的时候给你拔。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躺都躺这里了,又不要钱,想怎样就怎样了!

李四让护士给准备麻药,护士在一边噼里啪啦的准备起来,我盯着无影灯,心中默念,无影灯啊无影灯,我怎么看你还真是无数个影子啊~啊~~啊~~ 还真是说时迟那时快,李四麻药给我打下去了!我依旧执着的盯着无影灯,但是余光看着李四拿着起子伸进了我的嘴里。李四的护士温柔的按着我的肩,我左眼瞟了瞟,嗯估计有个D的罩杯。(本不是贪女色之人,只是有胸忍不住还是要看的,而且可以消除紧张程度么……)

咣一声!我忍不住右手下意识的一抓!我的脑袋和手一起颤了一下。脑袋颤是因为锤子锤起子,砸的我头骨火星一冒;手一颤是因为……偶不小心抓到了李四的**那一团软软滴东西。也就在万分之一秒手颤抖之后我打算仍然抓住那团软软的东西,这样可以缓解……解……咣咣!我的想法还没有想完,一阵猛锤,我的脑袋火光四溢,锤的昏头胀脑的,右手忍不住用了力。不对,怎么软软的东西主干是主干,球是球?难道是?难道李四把扳手伸进了我的口里?我的想法还没有想完,李四已经把我的牙齿给扳下来了,用的是消毒扳手。

3分钟不到,牙齿拔下来了,护士去收拾止血棉花、工具一类走开了。李四给我收拾伤口,小声的说,手还不放开?

我那叫一个囧!

李四嘱咐我咬棉花1个小时,24小时不刷牙不漱口,会有一定的血水流出,是正常的。我大着舌头(麻药的原因),紧紧咬着棉花,呜呜的点头,比了个之后电话联系的手势赶紧的走了,又回头看了李四一眼,个子没我高,JJ没我大……这,想法不对!嗯,应该是人到挺好的!应该这样想。

艰难的24小时过后,我被拔的牙齿只剩空荡荡的一个洞,我得瑟地向周遭同事宣扬我的拔牙事件,以及展示我巨大的智齿。第二天我马上致电张三,感谢她,并且让她转达我对李四的医术高明,华佗在世等等的赞扬,以及心中默默的意淫了李四的弟弟一番,顺便要了李四的电话,想请他们俩一起吃个饭。一去一回的推脱后,张三便同意了。

说来也是巧,正准备三人吃饭的时候,张三忽然来个手术,只能我和李四单独相约吃饭。今天我才算是真正的看到李四本尊。发型是帅的,眼睛是亮的,鼻子是挺的,嘴巴是红的,皮肤是白的,**是鼓的……(很容易往他那里扫去)原来李四不是本地人,爹妈也是医生,希望他也读这个专业,可惜当时只能读牙医专业,读完书便留下本地,到现在当了5的牙医。我掐指一算,岁数俨然超过我,却比我看的年轻貌美许多,我心中妒忌!难道销售还真的让人历经沧桑么?没关系,他鸡鸡没有我大!罪过罪过,怎么老不停的打他的主意?

一顿气氛略带尴尬的饭,吃完之后,李四爽快的约我下下周二早上来拔第二颗牙齿,一是病人会少些,二是让我多恢复一下。我骚骚的一笑说,李医生,那我下回来给你带件礼物啊!李医生还挺客气的,说,别!别!我跟张三关系挺好,你是她朋友,咱现在不是吃顿饭了么,还客气什么?我一边搭在他肩上,一边往外走,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送条内裤你!

李四望我一眼,那个恨,从他眼头射向我的脚底,转而,莞尔。M号,宽边,三角,灰色,全棉!他不声不响的默默吐出这十字口诀,把我打到了无法招架!他看出我的尴尬,嘴角微微一翘,往厕所走去。

我走到他旁边的尿斗,拉开裤子让鸟鸟肆意的泄闸。由于之前已经摸过,我直勾勾的盯着他的鸟鸟,尽管他刻意的有些遮掩。我夸张的弯下腰看他的鸟鸟,大声而缓慢的说了一声,哦!说实话,他的鸟鸟也不算小,但是有点包皮,**粉粉嫩嫩的。他听到我说了一声哦之后,干脆也转头看了我的鸟鸟一眼,我当时那叫一个激动,一个感动,**立马直立,泄洪口变小,水压马上变大,冲的尿斗噼里啪啦的响。

李四不是全医出生,没有完整的学过解剖学,对于其他男性的**官没有系统的学过,对于博企状态下的,就更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以至于他尿完抖也没有抖直接收回了他的武器,还是我提醒他没有抖动他的鸡鸡,他才恍然大悟一番。我非常了解有包皮确没在尿后抖鸡鸡的后果。从他裤子点滴湿斑上看,他又一次在真空。

李四弯腰在洗手台去洗手,我走到他背后,用我一整条摩擦他的股沟,那是因为我装作挤洗手液的时候的动作。他夹紧了,他脸红了。我得意了。

又没有穿内裤?李四含蓄的说,工作太忙,干净的都穿完了,堆在一起没有洗。

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去买你的礼物?然后我送货上门?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