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一直陪着你

2014-7-1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人生就这样,一个决定牵动另一个决定,一个偶然注定另一个偶然,因此偶然从来不是偶然,一条路势必走向下一条路。人生中所有的决定,其实都是过了河的‘卒’ ,回不了头。“也许我写下这些东西不会有几个人会看见,就算有幸看到了你也许会不屑,那我就权把当作自己的发牢骚吧。无须问我写的是否是自己,更无须问我这是否真实。

一2003年夏天,大一开学,我自己带着简单的行李,坐着天津到青岛的列车,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下车之后感觉头晕,在包里翻出水,大口大口的喝的痛快,青岛的9月很凉爽,海风吹到身上,凉凉的,咸咸的。虽然天津也是海滨城市,但是气候和青岛则截然不同。

到了学校,出租车司机帮我把后备箱打开,把我得行李箱从后备箱里卸了下来。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照射下来,有些刺眼。我翻着牛仔裤里的零钱递给出租车司机,笑眯眯的谢道:“谢谢师傅啊,还叫您受累帮我把行李拿下来。”

我拖着行李箱,一边慢慢的向校园里走去,一边打量着这个即将叫我生活四年的地方。进了学校大门,被人行道上熙熙攘攘的人和车顿时搞的头晕。我不喜欢特别热闹的地方。我看着这些送学生的家长,笑了笑,继续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前进。很顺利的报道,很顺利的被学长带到宿舍楼。

从舍管阿姨那领到钥匙后,转了半天才找到门牌411的宿舍。推门进去,是一个四人间,外加一个卫生间。看了看四周,四张床,有三张已经摆放了行李,看来我是这个宿舍最后一个住进来的。我笑了笑,还好,最后的一张空铺是挨着窗户的。放下行李箱,拉开拉链,把里面的衣服放到了床下的柜子里。把自己事先准备的床单被罩换好,对于我自己的地盘,我看着,满意的笑了笑。

“哈喽,新来的同学”

我顺着声音转过头看到了三个男生,应该是新的舍友吧。“大家好,我叫裴志。”我笑着和这三个人打招呼。

“你好,我叫林宇。”

“我是朱斌”

“我是李博”

我打量着这三人。点头一一问好。

“你是八几年的?”林宇把东西放到写字台上,回头对我说:“我是84年的,朱斌是85的,李博也是85的,李博比朱斌早出生两个月。你是八几年的,咱们按年龄排一下。”

未知可否的一笑,自从高中住宿,我一直在宿舍里是老么,到了大学依然如是。“我87年的,应该是我最小了。”

“不是吧,你这么小?”这时朱斌走过来,“不行我要看看你身份证。”

李博已经脱鞋爬到了床上“卧槽,你脑子秀逗了?人家骗你干嘛?”他一边说着标准的东北话,一边把一大颗的话梅塞到了嘴里。

“我身份证不方便拿,在行李箱里,要不你看看我学生证吧。”我说着把学生证递给了朱斌。

“卧槽,好吧,你还真是87的。”朱斌看过后把学生证还给了我。

“我上学早,小学和初中都少读了一年。”我说着,把从天津带来的麻花分给大家:“你们尝尝,这是天津十八街麻花,一直在天津待着,实在不知道能有什么带出来的。”

“你是天津人?怎么说话一点天津口音没有?”林宇结果麻花。拆开包装后直接吃了起来。

“爸妈也不是天津本地人,只是我是在天津出生,籍贯是天津,从小也没刻意学说天津话。不过还是能说上几句的。”我给他们学了冯巩经常在春晚上说的天津话,把他们逗的笑了起来。

“按照年龄,咱宿舍林宇是老大,他家是山东的,老三朱斌也是山东人,我是东北哈尔滨的。”李博终于把一根麻花解决掉了。

“下午我请客,大家出去吃饭,为了咱们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也为了咱们能聚到一起庆祝一下。”林宇换好了衣服。

在我们再三的要求下,这次聚会改成了AA制。席间,林宇总是灌我酒,说话油腔滑调的,叫我感觉很不自在,所以从聚会之后,我平时和他走的不是很近,不过大家在一起相处的很融洽。

一天下午,寝室就我自己躺在床上听着音乐,看着《天龙八部》,嘴巴里含着小布丁。接到了林宇的电话,他买了一台新电脑,自己搬不了,寝室就我自己,没办法,把书签夹好,关了P3,穿着夹脚拖鞋,自己晃晃悠悠的下楼帮他了。事后林宇非要请我吃饭,不好推脱。

“等我换双鞋子”我一边说,一边穿上船袜,一边翻出鞋子。

林宇已经把电脑调试好了。“不是吧你,只是去外边吃饭,又不是去相亲,换个毛线的鞋啊。”

“切,我可没有穿着拖鞋到处晃荡的习惯。”穿好鞋,对着镜子整了整头发,“出发!”

吃饭的时候,他接了家里打来的电话,看着他和家里人说话的时候,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挂掉电话他问我:“小屁孩,你怎么了?东西不好吃?怎么不高兴了?”

我喝了一口饮料“没什么。”

“到底怎么了?要是这里的东西不想吃,咱换个地,是不是谁欺负你了?”他放下手里的酒杯,杯子里的啤酒已经被他喝掉了一大半。

他就这么一直问,如果我不说,他好像就是罪人一样,因为他觉得是他的原因我才不开心。

我帮他把杯子里的酒倒满“你们有个家多好啊。”我说:“我高中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我妈妈现在在法国,爸爸也已经有家庭了,他们离婚以后,好像都觉得我是包袱,谁也不愿意要我。妈妈走的时候吧房子留给了我,那时我还小,开始的时候跟着我叔叔。叔叔婶婶对我很好,可是时间长了,自己就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俗话说差一步是一步。高中的时候我住校,寒暑假我自己住,过年的时候去叔叔家,就是这么过来的。”我拿起他的酒杯,一饮而尽,虽然说的很平淡,可是心里还是有一丝的悲伤划过。“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什么事情自己给自己拿主意,这就是所谓的成熟自立吧?”啤酒的味道有些苦,我夹了一口菜吃。“记得妈妈走的时候,我自己在家里,晚上给我最好的同学打电话,哭着说,都没人要我了,妈妈爸爸都不要我了,他们离婚了。那天晚上应该是我有生以来最痛苦的一次。”

林宇呆呆的看着我,看不透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我摸不透的气息。他把啤酒瓶拿起,一口气喝掉,“小志,你记着,以后不论怎么样,你还有我这个大哥呢。”

“卧槽,不用你可怜我。”我笑着说,“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跟你说这么多,不好意思,把你的心情也带坏了。”

“你还跟我客气是不?我都说了,以后不管这么样,我都陪着你。”林宇的语气更加坚定了。

从这次吃饭以后,我俩关系比以前好了很多。每次上课他总是帮我占位置,有好吃的总是先给我,有什么事也会叫上我。慢慢的我已经习惯了有他的生活。

就这样的日子叫我觉得很踏实,宿舍里的哥们对我真的很好。到了大学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做老么的甜头。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