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如此不堪

2015-7-26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作者:

前言:

我努力想起你 笑着哭泣,让自己深爱你 才学会放弃,我不想忘记,就算可以 我宁可记得所有伤心,我努力想起你苦也没关系,用祝福和感激勇敢失去你。爱你这个决定虽然艰辛,我不说对不起。。

振轩,还记得吗?

你说无论我身在何方,无论身边的人是谁,都不要忘记你,于是,我便将你深深的铭记在心里。

只是我不知道人潮人海中 哪一个是你?

我更不知道人潮人海中 究竟 有没有你?

我还记得那天的阳光从你头顶照下来,洒在我身上。你的睫毛落下了长长的影子。

你抬眼望着长长的稻田,风一吹 金色的浪花一阵,又一阵……

知道吗?最近你总在我的梦里出现 我和哥哥还有你奔跑在青青的草地上,我们叫嚣着 开心的吼着……

抓住青春的尾巴 ,一路向前,向前……

我回头看时,已经没有了你……

1 1986年12月,我出生在一个家境惨淡的农村。在家里排行老小,上面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

后来母亲告诉我,其实他们并没有打算生我,从某种意义来讲,我是多余的,以至于后来左邻右舍的叔叔,婶婶们都半开玩笑的叫我“落渣”。

不过,我并不在乎这些。

童年的纯真与美好,就像美丽的蒲公英飘落在自由的空中,随着风摇曳着……但是,我却没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儿时记忆中的父亲表情总是一脸的寡淡,对我和哥哥似乎没有太多的喜爱,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我和哥哥也不太喜欢他。

父亲其实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暴躁易怒。经常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与母亲大吵一场,每一次都吵的惊天动地。

父亲喜欢嗜酒,每喝必醉,每醉必吵。从我开始记事起,家里很少有过温馨平和的时候,总是弥漫着火药的味道。

我对父亲的感情是复杂的,但更多的是恨。我曾一度替母亲感到悲哀。

2 6岁那年的某天下午我和哥哥去村子里属于我们这些孩子的大草地上去捉蚂蚱。哥哥很聪明,那天捉的蚂蚱最多。结果那群小伙伴里的一个“头头”孙宁。问我哥哥要那几只最大的蚂蚱,哥哥说让我先挑我最喜欢的剩下的再给他。结果孙宁和我都看上了那只最大的纯绿色的蚂蚱。孙宁开始动手抢,哥哥毫不客气的对孙宁动了手。

他们两厮打在了一起,哥哥终究是打不过比他大两岁,高大半个头的孙宁的,于是我就在他们后面又是咬又是打,孙宁被我咬的吱吱乱叫,他也学我开始乱咬一通。于是,我们三个人便厮打在了一起,旁边的一群伙伴们开始起哄。最终孙宁体力不撑,开始求饶。哥哥去拉我说,弟弟,别咬了咱走把。扔下那一帮孩子,我朝孙宁扮了个鬼脸,拿 着属于我们的“胜利品”和哥哥牵着手跑开开了。这是我第一次领教属于我们男孩之间的“战争”。

在回家的路上,哥哥说以后我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看着哥哥坚定的眼神,从我记事起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幸福,是一个哥哥给予弟弟的幸福。如果父亲能像哥哥那样疼爱我,我想我还是能够喜欢父亲一下下的。

晚上,孙宁他妈拉着“遍体鳞伤”的孙宁,张牙舞爪的挥舞着那张我不太想看的“猪脸”。父亲不停的赔礼道歉,母亲则端茶到水,孙宁在屋里和我枪电视看,结果在屋里我们又动起了手,父亲闻声大步走进屋子里,把我们拉开,进来就甩给哥哥一个耳光,那是哥哥第一次因为我挨的揍,又或者说是因为孙宁。直到深夜 那张“猪脸”和她的宝贝儿子才从我的视线消失。临走时,孙宁他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记忆当中,那是父亲第一次对我们动手,我一边哭一边“狡辩”着不是我们的错。温善的母亲泪水飘落着把父亲拉开了。那天父亲喝了不少酒,让我和哥哥赤脚站在水泥地上。11月的水泥地上是那样的凉,就像我的心一样。

作为属于我们的父亲从来都没有问过谁对谁错就这样对待自己的两个儿子,那是我第一次开始恨这个叫做“父亲”的男人

那天晚上,月亮是那样的孤单,月色如水,月光如水。

半夜时分,母亲偷偷的将一脸委屈的我们拉进屋子里,小声的说:你父亲已经睡了,不要吵醒他。母亲心疼的看着我们,我分明看到她眼角有泪光。哥哥说:没事 ,我们不疼。

我还在埂咽着,哥哥对我说: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他这么一说,我哭的更厉害了。他用袖子给我擦眼泪说:都是哥哥不好,哥哥没有保护好你,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我停止了哭泣,忽然就笑了,我说:有个哥哥真好。

母亲早已睡着 ,梦里都有叹息,我就挨着哥哥睡下,我们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睡前我偷偷的看了哥哥一眼,月光如水,哥哥的眉眼也如水。

他叫敬辉,我叫敬谦。他是哥哥,而我注定是弟弟。

3五月崂山会那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头顶着一抡烈日,我和哥哥徒步去崂山。那时候没有交通工具,走了大约3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向集市,摩肩擦踵,熙熙攘攘,一派热闹景象。

哥哥迷恋上一种弹球的游戏,5毛钱一次,其实在中途,我就警告哥哥说不让他去弹,因为当时口渴,想让他剩点钱用来买盐水冰糕的。那时候我们就5块钱,可是哥哥全然不顾我的感受,将那5块钱全部卷入到小贩的口袋里。 其实那些只不过是小商小贩骗人的把戏罢了。

夏天的夜晚,是热情美丽的。当我们坐在院子里欣赏夜色时,灾难降临了。因为那5块钱,我和哥哥又一次饱受父亲的毒打,涕泗横流。那时候小孩子偷钱可不是一件小事,其实那5块钱是我去奶奶家送东西,顺手偷的可是,哥哥却一口咬定钱是他偷的,那次哥哥比我承受的多的多。

直到多年以后,当我们回忆起在太阳底下走了近5个小时哥哥因为没有给弟弟买冰糕这件事。哥哥总是用惆怅的语气对我说那是他这辈子最对不起我的事。

半个月后的某天早上,天气晴朗。 那时候流行 在池塘边钓龙虾,那时候螃蟹是很难碰到的,即使是碰到也是很难捉的,倒霉的我不小心叫扬震的螃蟹踩死。扬震气急败坏的让我赔螃蟹,还对我动起了手。哥哥闻声跑过来帮我解围,和扬震厮打起来,杨震要比哥哥大3,4岁的样子,哥哥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而我在后面则是用了最大的力气打杨震,结果杨震还是占了上风,我当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就用很大的力气将杨震推进了池塘里。我和哥哥落荒而逃。

晚上,杨震他妈拉着杨震对我父亲说:怎么碰到这么一窝子强盗。父亲面无表情的看着母亲,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看你生的好儿子。父亲挥起巴掌,狠狠的打向我和哥哥。哥哥前去挡在我面前 ,捂住半边脸紧紧的 护住我,小声的呻吟着:爸,别打弟弟了,都是我的错。哥哥的声音缥缈的可怕。可是父亲并没有停止他那双毒手……

当然,类似于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哥哥没少因为我多挨了父亲的揍,很多时候他喝醉酒就会没有缘由的去打我和哥哥,只是哥哥为了保护我,承受了更多。

直到多年以后我回忆起和杨震打架,都会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原来那时候我最擅长的就是“偷袭”。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秀酷男人网:http://www.xiuku.net 秀酷同志网址导航:http://www.xiuku3.com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