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故事

2012-6-22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1兵荒马乱的一天。

周宁在会议室里对照病历一字一字的检查着那张保险公司的英文单据。男性患者,三十四岁,急性心梗,经皮冠状动脉成型术失败,行急诊冠脉搭桥术。术前广泛前壁心梗并发室颤……

老主任定在今天做一台教学观摩手术,总住院选了这个患者,谁知还没开台就出了室颤,虽然经过及时抢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老主任却气坏了,在手术室里咆哮。每个人都有错,副教授,主治,总住院,住院,进修医,麻醉师,洗手护士,体外循环师,还有他们几个小萝卜头。没办法,越是有名望的医生越是爱惜名声。最可怜的是骨科总住院袁宾,不知道为什么路过探了个头就被揪住,骂了个狗血喷头。

正想着,说曹操曹操到,袁宾笑嘻嘻的推门走了进来。

坐在周宁旁边写病程的程勉看见他就笑,学着主任的样子说,‘你哪个科室的?吃饱了撑的到处瞎逛?这是手术室,不是菜市场!

哎,你还真是小强啊,刚被人骂了还敢往人家地盘上闯?‘袁宾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小大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挨骂也是没辙的事。我才不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呢!

切,还好我不是心外的。靠选择病人保持低死亡率,有什么了不起。‘程勉赶紧嘘了一声,’吃了豹子胆了?还是你专门跑过来踢馆送死的?‘袁宾想起正事来了,’还说呢,今天都是为了你们两个小鬼,害我这么倒霉。一会儿跟我上节目去!本来请的是王副主任,他临时出国,特意把差事交代给我。‘心谈’,这次来的可是个大明星呢,是谁我就先不告诉你们了。不过本大爷乐善好施,恩准你们跟我一起去看热闹。‘程勉说,’切,难怪穿的人模狗样的。我们不稀罕。我今晚有事。周宁也没空,对不?‘周宁专心做事没应声,他最后一次核对了所有内容,确定无误,才把所有文件收在一起,准备复印备份后寄走。 袁程两人都等着他表态,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嘀嘀嘀,呼机叫起来,三个人都赶快拿出来看,结果是程勉的,她今天是应急诊手术的实习医。程勉急急忙忙往外走,一边嘱咐周宁说,’不许跟他去,晚上别忘了。‘’晚上什么事儿啊?非得他不行?你相亲啊?‘袁宾不满的说。

‘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程勉做了个鬼脸,唱着歌跑了。

袁宾正想再劝劝周宁,他自己的呼机竟然也响了。

‘不会吧,今天没排手术。急诊也有人顶我二线了啊?’袁宾给手术室回电话。听了两句就跳了起来,喊了一句,‘我马上到。’说完回到周宁身边,找了张病历纸,龙飞凤舞的写了几行,交到周宁手上,严肃的说,‘周宁同志,作为仁和医院骨科的预备分子,党组织考验你的时刻到了,组织决定委派你替王副教授去参加节目。

不去不行啊!开了天窗,我会倒大霉的。一点整,电视台门口报王越强的名字,说上心谈节目,有人会来带你。‘人说着就往外走。

周宁举着那张纸莫名其妙,‘我去干嘛啊?’袁宾脚步不停,嘴上飞快的说,‘想干嘛干嘛!你以为我不想去充大拿啊。这有人从鹰架上摔下来了。几个大头都开年会去了,科里没人,大外主任和我上。那边你顶住!’想了想又嘱咐说,‘真要有人问到专业问题。你可别太谦虚了!记住啊,你不是一个人!你代表着伟大的仁和医院骨科全体成员!’最后一句是喊出来的。各个病房都有脑袋探出来观望。

‘你个伟大的仁和医院骨科成员跑到我心外来撒什么野啊?’护士长听见声音气急败坏的拎个换药包出来拍人,那袁宾已经溜远了。

时间紧迫,周宁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怕堵车,他特意选择了地铁,路上碰着人又耽搁了一会儿,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工作人员领着他,趁着镜头对准主播和嘉宾的时候,把他悄悄安置 在中间靠前的位置上。周宁发现女主播瞟了他一眼,好像愣了一下。他这时也隐隐觉得有些糟糕。今天的嘉宾年纪看着大约要四五十岁了,侃侃而谈有点文痞的感觉。而他这个‘党代表’穿一身随便的体恤仔裤坐在一群明显是贵宾的人群里,不管年龄还是衣着好像都有点格格不入。

嘉宾是个有名的歌手和制作人,长于言辞,很能制造气氛。他用调侃的语气给大家讲自己刚出道时候的窘境。‘最惨的时候乐队四个人一起分一包即食面。我告诉你们哦,到现在人家问我什么东西最好吃,我都还会跟人家讲,即食面最好吃!而且一定要台湾、1976年、统一牌的鸡汁面、才最好吃!饿了两天才吃一口面,真的太好吃了!吃了面大家都很开心,我们就写了一首歌。’话音一落,现场由弱渐强响起了一阵疏疏朗朗的吉他音,观众都会心的笑了。三十多岁的人了,不会举着荧光棒流泪呼喝偶像的名字,却也会跟着大声的唱自己熟悉的老歌。这首歌周宁也听过,他一边哼着曲调,一边仔细看大屏幕上打出来的歌词。

这个小高潮一过,是嘉宾显露不为人知的才艺绝活的时间。这是‘心谈’最吸引人气的地方,它的访谈对象来自文学艺术科研各个领域,主持人许心茵却每次都能把握尺度,进行轻松愉快的对答,作到雅俗共赏。最后又有这么个‘露一手’,既能让来宾从容做秀,又能满足大众的刺探欲。

乐音退去的时候,许心茵笑着问,‘夕右老师,这首歌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那么您今天给我们带来的惊喜是什么呢?’‘看家本事。’夕右很配合的说。

后面的大屏幕上放出了影像,全场一片惊讶的倒吸气声。周宁一看,明白了,是脊柱正侧位平片。

夕右的讲解浅显、专业。颈曲,腰曲;颈7,胸12,腰5, 骶,尾;胸骨,肋弓……最后有力的得出结论,‘这是一个完全正常的脊柱影像!’全场热烈鼓掌。

周宁想了想,举起了手。许心茵有点犹豫,夕右却高兴的点了他,‘那位朋友。’有人把话筒传到周宁手上,他琢磨了一下,好像称呼老师不太合适,就模糊的说,‘您说的基本上全对。这是个健康人的影像,不过他的脊柱是有变异的。正常变异。’周围鸦雀无声,连一向机变的许心茵都没反应过来。周宁继续说,‘这个人有一根多余胸椎。所以刚才您顺着浮肋数下来的腰1其实应该是胸13.再下面一根才是腰1.’夕右转身仔细看了看片子,回头仰了仰下巴,玩笑似的说,‘这位朋友,你确定么?虽然我自己很少提起,不过我以前是台大医学院影像学系毕业的。’周宁愣了愣,忽然轻松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我叫周宁,是北京仁和医院的,骨科大夫。’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