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三到二零一三

2013-11-6 作者:未知 来源: YOAK 点击查看评论



写在卷首:您可以把它当小说看,也可以把它当真人真事看,随意。

“一只沙漏里细沙流完是一段时间。

一炷馨香袅袅烧完是一段时间。

一盏清茶,从热到凉,是一段时间。

钟表的指针滴答行走一圈,是一段时间。“

龙应台在《时间》里问:“你用什么东西量时间?”

用什么东西来量时间呢?

从当年一块二毛钱一份的麻辣鸡块到现在因为禽流感不敢吃鸡肉?

或者从当年时髦的BB机到现在用爱疯都5了?

还是从当年贫穷落魄的农村学生到现在有房有车的中产阶级呢?

陈为的车停在母校对面马路上,他坐在车内悠然地点燃一支烟,久违的文艺起来。

一九九三到二零一三,整整二十年的时光,足够让一个男孩成为真正的男人,也足够让他衰败、荣耀、浓烈、沉淀。

日月悠然,不紧不慢。

母校已于几年前由中专学校升级为专科院校,赫然“省**学院”的大牌子取代了二十年前“省**学校”的小牌子,名字变得大气了,风光却不似当年那般风光了。以前威风新潮的教学主楼也在日月风雨的侵蚀下显现出衰败的迹像,蓝色军舰的造型在当时可谓是新鲜时髦,现在看来却委实是小家子气外加土气了。

陈为看了看时间,略微皱了皱眉头,他打开车里的车载音乐,温柔忧伤的歌声响起来。

陈为不着急,一点也不。他等的这个人值得他等一辈子,虽然他已经等待过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可是他现在依然觉得是值得的——多久都值得。

莫小谷,莫小谷……他低声地念着,这个名字念在嘴里像千斤重的橄榄份量十足,又像是消化酶正诱使着口腔分泌出甜蜜的味道来。陈为嘴角温柔上扬,莫小谷啊莫小谷……

一九九三。

莫小谷背着一个耐克双肩包,脚四周放着两个行李箱,站在蓝色建筑巨大的阴影里,笑脸盈盈。

莫小谷,学名莫不谷。取自《诗经?小雅?四月》:“四月维夏,六月徂暑。先祖匪人,胡宁忍予?秋日凄凄,百卉具腓。乱离瘼矣,奚其适归?冬目烈烈,飘风发发。民莫不谷,我独何害!”莫小谷怀才不遇的爷爷一辈子自恃才高到最后也不过位居一小学校长,为此多少有些愤世嫉俗,这个名字在莫小谷她妈妈怀孕的时候爷爷就已经想好,无论男女都可以用。

莫小谷七岁那年自己改了名字,谁叫他莫不谷他都不应,小小年纪就显出奇异的执拗。后来除了学校的老师同学,家里的亲戚都只好喊他莫小谷。谁会不依着他呢?在一个小孩子经历过悲惨遭遇的时候,人们总会用一种慈悲的心肠去对待他。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