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村长我掰弯

2014-3-10 作者:未知 来源: 互联网 点击查看评论

他们感到了快意和幸福。村长吹灭了灯,半躺在被窝靠在床头,刘化的头贴在村长那暖暖的肚子上,把村长那已经软下来的东西叼进嘴里慢慢舔咬,口水浸湿了村长那蓬乱花白的毛,村长的手来回抚摸着他,不停的说着话。

"化儿,我们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不是我不想,是我们不能啊!这象什么话呀!两个大男人这样算什么事,大伯在村里是很有威望的,大伯一辈子没做过丢人的事,除了你大娘从没和别的女人好过,怎么到老了出了这么个想不到的事情来,这比搞人家女人还丢人啊小化!大伯是不是老不正经了?" "大伯,我们在一起这样您感到快乐满足吗?"刘化抬起头问。

村长点点头,又无奈的摇摇头,脸上有种无奈的笑。

"大伯真是让你给害苦了。"村长继续说着。"大伯真的是老了,不行了,不瞒你说大伯和你大娘的那事做的越来越少了,没有一点兴趣了,一个月也做不上一二次了。你又看过我们吗?"村长小声的笑了笑。

刘化无声的笑了,说:"没有看到过,我来过几次都没看到你们有什么动静,就不来看了啊!大伯,您和我在一起不是很冲动的吗!" "大伯也说不清怎么回事,我们今后不可以这样了。我真的老了".村长接着说:"年底就给你取媳妇,结婚你就好了". "我不想结婚,就想经常和你在一起。"刘化说。,"真是浑仗话,那有男人不取媳妇生孩子的!啊!听大伯的话,年底就结婚。"刘化没说话,只是脸贴在村长的小腹上摸着那乱草试的毛毛很劲的点了点头。他们紧紧抱在一起,在村长的爱抚下躺在老伯怀里慢慢睡着了。夜里,刘化迷湖中感到**和腿缝里有根东西在蠕动,翻个身就醒了,村长紧搂着他,看他醒了就用手抚摸他的腚沟和阴区,一个手指慢慢向他的屁眼处顶,亲了一下他的嘴唇说:"化,大伯想要你这里好吗"?

刘化一惊,他没想到过这样做,那里那么小怎么好进去那粗大的东西。他伸手抓住村长的JJ.那已经是火热涨硬了。\"大伯,你这个很大啊。屁眼那么小怎么进的去呢?会很痛的呀\"!刘化说着又狠劲抓了抓村长的硬家伙,他感到村长的东西在他手里一涨一涨的动着。' "应该能进去的,就怕开始会很痛的,女人的第一次也很痛啊!\"村长亲着他的脸说:"你要怕痛就算了".村长把肥厚的舌头深深搅入他的口中长久的亲吻着。其实这种想法村长多年前就有过,有次他和老婆干那事,东西在老婆松弛的阴中**一会儿,掀起老婆的大腿,看着老婆那阵阵收缩的**,竟突发急想的想插进去,努力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老婆又咬牙列嘴的怕痛不配合,又骂他不正经是畜生,他只好作罢。他也曾经在洗澡时自己试过用手指**自己的屁眼,并没感到痛只是有点涨,手指**深处挖出了一点屎,洗了洗又慢慢**了二根手指,活动几下竟也有粘粘的液体,在里面挖几下竟觉得里面的空间也很大,只是**处紧小罢了,手指在里面不停地挖动,自己的东西竟涨硬起来,害的他蹲在水里好久不敢上岸。他想男人的是不是应该比女人的大呢!怀里搂着刘化,手指不停的在他的**处抚摸着。"要是你怕痛就算了".村长又一次说。

'    "我不怕,只要大伯不怕脏就试试吧\".刘化说。他想只要村长愿意他什么都愿意干,他是不想大伯扫兴的。明天自己就要外出去打工了,他不能象以前一样每天都能看到老伯的身影,今天不是自己再三的要求,老伯也不会和他在一起的,只求以后回来时大伯不要象以前一样的躲避他就好了。

村长点亮了灯,掀起刘化的一条大腿斜挎在自己的肚子上,又把他另一条大腿向外推了推,让他那细嫩的肛口完全暴露出来,右手接了几口口水,四指并拢的罩在他一阵阵紧缩着的屁眼处揉搓着。村长的左臂楼着他的脖子,口里狠劲地吸着他的舌头,刘化感到了会阴处一阵阵的酸楚所带来的快意,村长揉摸了一会儿,中指就很顺利地插进,刘化感到有硬硬的东西已进入自己的下边,有点涨但并不是很痛,他知道那是大伯的手指在进入,大伯的JJ还在自己的手里紧紧抓着,他知道要是村长的这根东西进去一定会很痛,因为一根指头就有点痛,村长的那个大东西要有并拢的三根手指粗,更何况**象反卷的礼冒大大超过了它的径体。随着村长的手指不断的动作,刘化感到从没有过的冲动,JJ硬的出火,**不自主地流出很多透明※淫※水※。村长反身把他压在身下,高大健壮的身子压的刘化喘不出气来。粗硬的东西在刘化**出胡乱的顶了几下,村长慢慢直起身子,跪坐在他的大腿中间,一只手压着刘化已经翘起的大腿,一只手抓住JJ,手腰一起用力地向他的身题内顶进着,刘化已经感到有剧烈的痛,他不作声,紧紧的咬着牙,脸都扭曲的变了型。村长身子前倾,加大力度,随着刘化\"哎呀!\"一声的大叫,村长那鸡蛋般的**已经没入了刘化的**里。刘化感到屁眼象撕裂一样火辣辣的疼痛,泪水顺着紧闭的眼角流了下来。村长也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真的是很紧迫,已进入里面的**也有点隐隐作痛,比他和女人的第一次还要紧小。他停在那个不动,慢慢趴在刘化身上,亲吻着他的嘴唇,舔着他脸上的泪水,心里很心痛身下这个矫小的孩子。

"很疼吗!化儿。都是大伯不好。\"村长说。

刘化没说话摇了下头,其实一下撕裂般的疼痛时村长的**已经进去,**埋入**后村长的径体到细了些,慢慢适应了很多。村长两只胳膊挎起刘化的腿弯,双手死死扒着他的两肩,大嘴罩在他的嘴上在他口里搅动着舌头,*慢慢下沉着向他的体内浸入着留在外面的径体,象医生打针时推动注射针管一样慢慢的,一丝一毫的进入着。刘化已经感到村长那沉甸甸的蛋丸压在自己的腚沟上,村长那浓密的毛毛也和他蛋皮下的毛毛挤压在一起了,伸手摸时,村长那根东西已经全部进入了他的体内,他感到自己的小腹内涨的很厉害,象憋了很久的屎拉不出一样的涨满。村长活动了一**子,一慢一快地抽拉着刘化肛中的JJ,他没有让**离开肛口,他知道他的**很大,进出他的肛口肯定会很疼痛。

村长的**越来越快,刘化伸手搂着村长的腰,村长的脊梁上已经是湿湖湖的汗水,满头已是大汗,两鬓花白头发中的汗水从脸上留到下吧,掉在刘化的胸前。

村长象发疯的雄狮玩弄着身下象小羊一样弱小的刘化。一阵快速的冲撞,脊梁一嘛,随着几声嗷嗷的大叫,热热的**射进刘化的体内。刘化紧搂着村长,不知不觉中也射出**,滑滑的粘满两人的肚皮……村长大口吹着粗气,慢慢向外拉着JJ,那东西已经慢慢软了下来,但**滑到刘化的肛口时他还是觉得很疼,只听\"扑\"的一声,就象拔掉吸在泥地里的小头大尾的紫罗卜。村长看着刘化那涨开慢慢合拢着的屁眼里流出来浓白的**并夹带着丝丝血迹,急忙抓过窗头的草纸捂在刘化的腚口上。回身紧紧把刘化搂在怀里"化,都是大伯不好,不该这样。让你受罪了\"!!村长亲着他的脸。

"我喜欢的,大伯。\"刘化说:\"我明天就要走了,见不到你真的会很想你的啊!只求你在我回来时不要再躲避我好吗"睡吧,别多想了。等你结了婚就好了,就不想和我这样了\".村长轻拍着他,象哄孩子一样的让他睡觉,自己脸上露出非常满足和幸福的容……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讨论区
已有位网友浏览过此页查看评论内容
信息世界
信息世界
真诚的提醒您:同志真爱无错,相信明天会更好
深圳同志网